• 主页 > 技术资料 >

    技术资料

    石家庄的摇滚音乐有怎样的发展历程

    对于摇滚乐迷们来说,石家庄这三个字,和兰州和鼓楼和长安一样,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的象征。也有人会开玩笑把石家庄成为“摇滚之都”,毕竟“rockhometown”的牌子挂在那呢。关于石家庄,关于摇滚,除了万青。大家第一想到的无外乎是《通俗歌曲》和《我爱摇滚乐》?!澳鞘焙蛟诤炱齑蠼值囊故猩?,爱摇就成摞成摞的摆在那,带光盘的三元,不带的两块?!鼻霸颇副票此故至蹙┧档?。在他的眼睛里,我看到了那个小镇青年对于摇滚乐对于青年文化的渴望。后来,纸媒时代结束了,爱摇也???。现任主编老段把爱摇带到了自媒体领域。当然,对于现在还在石家庄的,90后95后来说。他们的独立音乐启蒙,大概是十年老店地下丝绒吧,我在石家庄看的第一场演出是在青园街的丝绒,那是13年的十一月,六十块一张的赵雷,是我在这个雾霾城市难得的狂欢。去年,丝绒转型,卖起了"最摇滚的毛血旺"。强哥也从以前的辣强变成现在的强叔,不变的是他老艺术家的气质。在转型之前,我看了空中花园店的最后一场演出——“AK47”。当老猫唱起《黄金时间》的时候,我差点把鞋子甩出去。认识号称最地下的红糖,是源于一起慈善演出,我当时是陪朋友去看的邵庄,不得不说,确实帅,想给他生猴子的帅。当时有乐手跳水,铁马被踩踏差点伤及我的同伴,还是旁边的哥哥及时伸手,嗯,在这里再表白他一次。后来的红糖请的人越来越大牌,人也越来也多,可是现场的声音也越来越听不清了。那是无数滚青pogo之后的结果。大概是越来越压抑,所以越来越想逃离,我开始全国各地的跑音乐节。坐着绿皮硬座,五天四个省,每天醒来不知何方,跟刚认识的朋友扯着“永远热泪盈眶”的鬼话。大三看的第一场演出在守望者,15年的低苦艾。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livehouse,好像在看一场室内的音乐节。刘方方土可以让人怀孕的低音通过话筒传到我耳朵里。我和旁边看着贼文静的姑娘变成了疯子,随着音乐摆动。舞台上的蓝色灯光恰到好处的耀眼,成了我在石家庄最后的光。这个发展的重工业城市,可以在雾霾的遮盖下三个月盖起一座全新的楼盘??墒蔷拖裼涝侗徊」傅奶炱谎?,雾蒙蒙的死气沉沉的永远看不到晴天?!安灰送蚯嗟母杈途醯谜饫锾乇鹂?。那是万青太酷。人民商场已经改名不叫人民商场了,师大附中在石家庄本地也不是一流中学了,假枪是不好买,假钞我也没见过。药厂下班的时间熬粥是肯定来不及了,喝啤酒本地人还要配烤蒜,逼格是不是顿时Low了许多?这是后工业化严重的城市,公交站牌从棉三到棉七,记录着这城市曾经的工业历史,如今,他们全都衰败了?!痹谡飧龅胤缴畹娜顺K?,石家庄就是一文化沙漠,可以吞噬所有的文化绿洲,这里只有还没被杀死的文艺青年和已经被杀死的行尸走肉,在假装生活。我只想说,别放弃啊。你看,还有这么多人没有放弃啊。要相信没有听音乐不跳舞的人,而那些地方,就是我们这帮不愿被杀死石家庄人最后的根。当然,市场经济的当下,为了利益中伤他人这种行为我只能说是,无可厚非。但是我们还是希望,希望看到这些绿洲,可以盘根错节,成为可以抵抗沙漠的那天。
    关键词:
    我要留言共 0 条留言
    我要留言:
    内容:
    (内容500字,1000字)
    验证码:
     
    Copyright © 2015 海宁市普宁板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    网站地图    友情链接:
    内蒙古11选5QQ群